当前位置: 首页 > 考古发现>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正文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尸体暴露在外,人类应当警惕
发表在《当代生物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显示,生物学家又在北极的冻土层中发现了一只距今57000年前的尸体。

这个尸体是一只年幼的灰狼,令科学家惊讶的是,这只灰狼的形态:头部、四肢、身体、尾巴、毛发、牙齿保存的非常完好;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1)

 


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完整的幼狼木乃伊。为我们研究古生物,以及灰狼的进化提供了非常好的线索。

但是这个发现有好有坏,好处就是像上面说的,有利于生物学考古,坏的地方在于,古生物尸体的不断王处暴露意味着地球北极生态正在崩溃,而且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连锁反应。

地球的南极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属于任何国家,但是北极地区不一样,很多国家的领土都在北极圈的范围内。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2) 

上图就可以看到哪些国家和地区的领土处在北极圈内,在北极圈内的陆地面积大约有1500万平方公里,这些陆地都被永久冻土层覆盖。

虽说这里居住的人口不那么密集,但是依然有人类活动,因此永久冻土层的“健康”就直接关系到了人们的生产、生活。

近些年来由于全球平均气温的升高,导致北极地球气温波动的非常剧烈,有些地方的温度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例如西伯利亚地区的小镇Verkhoyansk,在今年夏天的时候达到了38摄氏度的高温。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3) 

这里的人们可以像低纬度地区的人一样,在夏天在河里欢快的游泳了。

但是如此大的温度,对于像北极这样的极寒之地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

首先温度的升高会使得冻土层在夏天的时候融化的更加厉害,而在冬天的时候又不能很好的上冻,这样就会造成冻土层逐渐融化,地表下陷。

由于北极地方的很多国家,他们的一些基础设施都是建设在冻土层之上的,冻土层融化对这些设施的安全来说,就会造成威胁。

例如还是今年的初夏,俄罗斯的一个储存柴油的燃料箱受损,导致20000吨的柴油被泄漏到附近的河流中,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威胁到了下游用水安全。

导致柴油泄漏的原因正是冻土层融化造成的箱体受压破裂。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4)

 

永久冻土层融化塌陷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巴塔盖卡坑,这是一个从空中看形似一个蝌蚪的塌陷区,位于西伯利亚地区。

这个塌陷区的长度已经超过了3公里,将近有百米深,而且这个数字还会一直增加。

因为这个塌陷区一开始并非自然形成的,起初这里跟周围一样,被茂密的针叶林覆盖,但是在1960年,这里来了一个矿产勘探队在这里探矿。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5)

 

于是就砍伐了一小片针叶林,挖了一个3米深的坑,最后就导致了这个地方长期被阳光直射,加之全球气温升高。

3米深的小坑就之间岩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随着坑洞的不断扩大,我们在其中也发现了很多史前生物,例如大约4万年前的小马驹,它的尸体也保存的非常完好,还有史前的麝牛、猛犸象;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6)

 

3万年前的一个狼头,在融化的冻土层中还有一些古老的树木遗迹。

生物学家相信,未来我们会在北极的冻土层中发现更多的史前生物的尸体。这也说明未来北极的气候会越来越暖和。

这对人类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次论文中所说的史前灰狼幼仔是在2016年由加拿大育空地区的一名矿工在对永久冻土层进行注水的时候发现的。

虽然这只幼仔灰狼发现的很早,但研究论文也是最近才发表。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7)

 

这个幼仔的年龄只有7个月大,长417毫米,重670克,生物学家认为它死的时候没有遭受任何痛苦,也不是饿死的,是巢穴的突然坍塌将它瞬间掩埋导致的死亡。

这个意外已让它的尸体得以保存了数万年,一般情况下尸体是不会保留下来的,因为死于地表的生物,要是没有被很快的掩埋在地下,它会慢慢的腐烂或者被其他动物吃掉。

经过对尸体的分析,生物学家在它的胃里发现了鲑鱼的残留物,这一点让很多人很意外,在我们的印象中灰狼大多是在陆地上狩猎,吃野牛、麝牛或其他陆地上的大型动物。

但是这个发现说明,灰狼的生活习性也跟附近水源的远近有很大的关系,他们也会在水里捕食鱼类。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8)

 

通过基因分析,生物学家发现,这只灰狼是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的古代狼的后裔,它是现代狼的祖先。

另外一个问题是,生物学家搞不清楚的是,为什么在狼窝里只有一个幼仔?它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们都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估计是不会有答案了,也许它是唯一的幼仔,也许巢穴在坍塌的时候,它的父母和其他幼仔都不在巢穴里。

这个幼仔的尸体将会被清理干净,并被保存在育空白岭解说中心展出。

远古生物的出现会为我们带来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9)

 

未来会有更多这样的生物出现,但是这些生物的体内却保存在远古的微生物,当这些生物被暴露在外的时候,要是被现代生物吃掉,那么这些远古被冰封的微生物就会进入到当今的生物圈中。

兜兜转转最后危险的还是人类的安全。

而且我们现在已经在北极的冻土层中发现了复活的远古微生物,例如2014年的阔口罐病毒,它休眠了30000年,被解冻以后,依然存活。

2016年在一只驯鹿的尸体中发现了炭疽热,并且还爆发了疫情,目前这种病毒已经进入了生物圈。

所以说,远古生物的暴露对考古是件好事,但是对于人类本身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冻土层的融化还会给人类带来更大的灾难。

北极再现史前生物57000年前的灰狼尸体[10P](图10)

 

冻土层中不仅封存了远古的动物和微生物,还有大量的碳储量,以二氧化碳和甲烷的形成存在。估计达到了1.6万亿公吨。

这些碳的释放会导致地球环境彻底的失控,纵观地球历史上的生物灭绝事件,绝大多数都跟失控的温室效应有关。

所以说,随着冻土层的融化,以及更多生物的暴露,我们人类应该越发的警惕。


分享至:

随便看看

股票战法
考古发现标签: 史前生物